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满堂彩 > 后勤文书 >

炊事班第二部每集名字是什么

归档日期:08-29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后勤文书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担心你怕连接网站所以给你复制的!看起来很麻烦!但好歹是一片心意啊!

  第一部表现军旅生活的情景喜剧,全剧以空军基层连队一个炊事班作为典型环境,既热情讴歌当代军营与时俱进的时代精神,又诙谐地讽刺个人成长和基层工作中存在的弱点和问题,是一部普通士兵健康成长的“趣味小百科”。与第一部相比,喜剧更加有趣,故事完全新鲜,剧情依然精彩,制作明显精良引人发笑、鸡毛蒜趣,故事完全新鲜,剧情依然精彩,制作明显精良引人发笑、鸡毛蒜皮的生活小事充分娱乐观众的心情。 为第一部表现军旅生活的情景喜剧,《炊事班的故事》以诙谐轻松的如乐格调,兵味十足的部队气息,明快紧凑的剧情节奏,健康活泼的青春色彩。涵盖了部队生活的方方面面。故事有大有小、亦庄亦谐,鸡毛蒜皮、疙疙瘩瘩,逗趣笑闹、戏谑快乐,兵味儿浓郁、青春激荡……

  新年伊始,洪班长看着墙上的先进红旗犯愁,他对大家说那是鞭子一样抽打着他。由于是先进班,战士们对他们的要求也高,提出了很多意见,洪班长一时想不出好办法,决定用集体的智慧解决问题。他搞了一个“轮流当班长”的换位思考活动,大家积极响应。每个人都使出浑身解数,力求解决一个问题。

  场站规定:干部下连要碰上战士吃啥就吃啥,如果加菜要另付钱。炊事班的同志们认为这规定好,但不能真收钱。小姜的嘴没把门的,领导一吃饭,他就提钱的事,越解释越像管人要钱。结果收了几位领导的钱,并把钱藏到班长的褥子下面“充公”。大家纷纷埋怨小姜时,连长表扬小姜敢于执行规定。

  老高去参加厨师学习班,大家误以为他出去“干私活”。老高拿回一个二级厨师证书,并向洪班长叫板。洪班长让老高做误餐饭,老高好不容易有机会表现了,为一个战士做了一桌子菜,战士惊喜地叫到“会餐了!老高和胖洪比试厨艺,炊事班的同志做评委,但评委们有点不公平。背对背比试,老高马上就要胜出了,卫生员小姚来了把盘子弄乱了,没评出结果。洪班长承认老高炒菜水平已超过自己,洪班长感到压力,又有了新的计划。

  连里搞了几次紧急集合,炊事班总是落后,老挨连长的批。胖洪坐不住了,于是,有人出注意让小毛打探消息,做到”有备无患”。根据小毛提供的信息,全班提前打好了背包,炊事班得了个全连第一,还受到了连长的表扬,冷静下来后,大家意识到这是弄虚作假,洪班长决定到连里去承认错误。大家表示要刻苦训练,争当名副其实的第一。

  老高和大周都有了对象,洪班长还是孤身一人,大家为他着急。老高把自己的表妹(老乡)介绍给洪班长,为了提高洪班长的身份,大家帮洪班长编出家产十万元。老高的表妹说自己不喜欢钱,喜欢乐于助人、有奉献精神的人,并要考验一下洪班长。小姜、小毛在老高表妹面前演戏。老高的表妹听了后,说胖洪傻,不跟他处对象了。

  老高把自己的老乡小吴老师请来给全班讲写作课。小吴老师给大家讲写作的要素——想象,并说大家缺乏想象,被子、毛巾全一模一样,并故意搞乱了,使宿舍的内务卫生乱成一团。小吴老师的对象是个醋坛子,不断打手机追踪小吴老师。炊事班的同志无意间接了电话,并与之交谈。在讲课时,大家又无意间谈起各自感情的经历,小吴老师被感动了,在电话里向男友道歉。男友也向她倒了歉,在讲课的过程中,小吴老师和饮事班的同志们都互相学到了许多…

  班长去集训,老高代理班长。在一次检查卫生时,发现小姜不符合条令。老高办板报给小姜被曝了光。事有凑巧,小姜的爸妈来队来看望儿子,看到板报批评了儿子,而整版都是表扬老高,小姜爸妈很不高兴,一气之下把黑板擦了。可老高又连夜写了一版批评小姜和小姜的爸妈的文章。

  小姜给班里出板报,报头画了棵盆景树,班里的同志讽刺小姜画这树毫无意义。这毫无意义的画被爱好文学评论的刘干事赋予了深刻的意义。说它盘根错节,讽刺了不正当的人情关系,结果班里同志个个对号入座,说小姜讽刺自己。小姜压力太大,找指导员谈谈,没想到指导员和连里也对号入座正在检查自己。小姜重新画一棵笔直的参天巨树,并画了六个人浇水,班里同志都说好,象征团结。刘干事又来了,竟然分析出好几种寓意。

  老高一年多没有休假,大家都来给他送行。连长也来了,千叮咛万嘱咐,要他安心休假,老高走了,没想到过了两天他突然又回来了,说是连长发电报让他回来的。连长知道了很生气,认为是肯定是文书发错了电报。可文书说是连长让发的,有记录为证。原来,连长因为忙的不可开交,本来是想叫一班长回来,结果,给老高发去了。为了维护战士的权益不受侵害,连长决定老高回家继续休假。

  场站新来的政委微服私访。碰上小毛、被小毛认了老乡。政委和小毛被司务长、洪班长支的团团转,推土、拉土,干了不少重复劳动。政委想上厕所,小姜锁门不让上……这一切都因为上面来了检查组。政委认识到过多的检查给基层连队增加了负担,连长现身说法暴露缺点,政委下令撤回检查组,决心为基层多干点实事。

  小姜最近总往卫生队跑,帮女卫生员们干活。他还赶时髦,借小毛和小胡的牛仔服,结果一身泥水的回来了。他帮卫生员小张去车站接父亲,小张的父亲看厨房的木制工具破旧了,就给砸了,引起大家的误会。大家都埋怨小姜,但是想不到的结果出现了,厨房的木制工具全修好,更新了,小姜还扛回两筐新鲜蔬菜……

  一班长出去执行任务,为了抄近路,从炊事班处翻墙而出。司务长和炊事班的同志却说大周翻墙了。为了找到真正翻墙的人,大周埋伏起来,守候翻墙的人。他发现是一班长翻墙出去了,就叫来连长,司务长等着一班长回来抓个现行,没没想到把小毛,小姜抓住了。针对翻墙事件,大家认进行了认真讨论,一班长、小毛、小姜充分认识到军人要讲纪律,要注重形象。

  炊事班饲养的一头小良种猪突然死了。大家都很难过,他们都责怪小毛没尽到饲养责任,按规定应该赔偿损失,小毛很痛苦。后来发现,小猪是被毒蛇咬死的,不是小毛的责任,大家道了歉。可继而又发现,蛇是从下水道钻进猪圈的,小毛没在下水道口及时按网罩。还应小毛赔偿。小毛再次陷入痛苦之中。

  司务长请来了专家兽医进行了解剖,结论是:喂养不善,饮食不周导致急性胃肠炎而死亡。责任落到了大家头上,因为大伙都喜欢它,都买好东西给它吃,结果害了它。司务长感叹:爱,不等于溺爱。

  场站组织五公里越野比赛,炊事班必须参加。连长怕炊事班影响全连成绩,让一班帮助炊事班,重点是帮助体重超标的洪班长。模拟比赛,洪班长被一班两个战士连拉带推地弄到终点,一班长嘲讽洪班长是老牛车。洪班长决定苦练,做任何事情都不停地小跑,“刹车不灵了”。本来大家督促他练,现在得想办法让他停下来了。连队越野比赛中取得了好成绩,洪班长仍不停地小跑……

  为了给连里节省开支,大周自愿学起了兽医技术,还经常追着战友们在他们身上练习扎针,闹出了不少的笑话。有一次,连里的一头病羊死了,他怕别人说自己技术不高没给羊治好病死了,就自己花钱买了只模样差不多的羊,说自己把病羊治好了。还是被精明的老高发现了,弄的大周很尴尬。从此大周下决心要掌握好兽医技术。他自费买了很多有关资料,花钱找兽医,上夜校学习兽医技术。最后,他终于成了场站内外闻名的战士兽医。

  刘主任曾帮助过来队探亲的洪班长的父母。刘主任的儿子考上大学了,洪班长想要表示一下,又不知道送什么好。文书传来小道消息。机关食堂要调一名厨师。炊事班的同志们把两件事联系到一起,认为洪班长搞不正之风,对他冷嘲热讽。后来,大家了解了事情的原委,都认为这礼该送,并帮他出主意,让他送一个便宜的二手手机。鸟朦胧大姐、小姜亲自帮他去送,结果,鸟大姐只顾推销产品,小姜送礼不留名。刘主任请洪班长去家里吃饭,洪班长回来后,兜里的手机响了…

  小姜的表弟受不了父亲的管教离家出走,躲到炊事班来了。小姜让他回家,他就是不回家。大家商量着做他的工作,小毛去做工作,结果两人切搓上了球技;小胡去做工作,两人切搓起电脑游戏;老高碰一算子灰;大周的威胁也失去作用。班长胖洪运用心理学的方法,轻松做通了他的工作,使他一刻不留地往家赶,大家很奇怪,洪班长说:这和带兵的道理是一样的。

  广东籍战士知道自己是被拐卖的。参军后他四处打听,试图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,他说自己的家乡在东北松花江上,丢失的那天是九.一八。并错将指导员当成自己的哥哥,指导员把他安排到炊事班帮厨。炊事班的同志为了小陈开始寻新行动,他们各自动员家里人帮着找,在网上寻找。在部队和大家的努力下,小陈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,并且得知自己丢失的原因,是为了一块水果糖。

  一班老是和炊事班别别扭扭,某日,又因饭菜问题争吵起来,连长决定,让一班长到炊事班帮厨一周,炊事班几人很高兴,心想能给一班长一点颜色瞧瞧了,没想到连长是让一班长到炊事班当班长,而胖洪成了“顾问”,一班长上任伊始,指手划脚,因不懂炊事班业务,闹了不少笑话,几天下来,他了解了炊事班战友的苦衷,而大家也和一班长达到了理解,大家方知连长换位思考的用心。

  洪班长因减肥,患了缺铁性贫血,并因此引发了突发性耳聋。在医院治好病后,他想跟大家开个玩笑,继续装聋。战友们热心地照顾他,给他吃各种补铁的食物,使他患了急性胃炎。洪班长在装聋作哑的过程中,不仅感受到战友的关心,还听到了平时听不到的真话。洪班长的病好了,他真希望平时大家也能这样对自己讲线、人前显贵

  连队附近有个旅游景点,大家被不断来造访的老乡、战友弄得焦头烂额,洪班长的老战友也来溱热闹。洪班长面对着“大款”战友,打肿脸充胖子,高规格接待。结果,战友把能玩的都玩了,能吃的都吃了,还住三星宾馆,洪班长只能人前显贵人后受罪。大周为帮助洪班长赶走战友,给洪班长战友做了一桌子蘸酱菜;小毛、小姜偷换了洪班长战友的鱼饵,想让他钓不到鱼,结果与愿违,洪班长看着一筐钓回来鱼,几乎晕倒。班长的战友走了,留下了钱和一个心愿…

  胖洪在铁路边上捡到一个信封,里边装着现金9900元。他和小胡商量准备交给场站派出所。可小胡说,信封上明明写着一万元,你交给人家九千九百元,那一百元哪儿去了?于是,小胡就拿出一百元放了进去,交给了派出所一万元整。可是,万万没有想到,失主说,丢失的不是一万元而是两万元。这下子胖洪可犯愁了,就是自己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。就在这时候,派出所长带失主来了,胖洪不知所措。但是,失主进门就给胖洪跪下了…

  机关要从场务连借调一个会写作的兵,小胡认为非他莫属。小胡学理发,连长让他理发。小胡很紧张,摸着连长的脑袋像摸着一颗地雷,结果把连长的头理坏了。小胡心情郁闷,煮粥时把粥煮稀了,被连长批评。小胡误认为连长报复自己,越紧张越出事……

  小胡去机关两个月了,大家都很想念他,但因为他发了篇文章,上面涉及到炊事班接检查搞形式主义的事,大家对此非常不满。机关减员,小胡又回到炊事班,他很不适应,原来面点的工作被小毛干了,他只能打杂、喂猪。结果,他与战友发生矛盾,干活不认真,猪跑出来啃坏了连长的皮鞋……

  全连野外备战训练,展开挖战壕比赛结果炊事班拿了第一,一班长不服,抖岀一个事实,说炊事班关键时刻偷了他们一把铁锹,连长生气,指责炊事班作弊,取消了他们的成绩,炊事班召开班务会展开调查,查到小姜时,他吭吭吧吧难以启齿,最后,终于讲岀事情原委…

  小姜收回了大家凉晒的被子。发现小毛被子上有尿迹,可小毛怎么也不相信自己会尿床。帅胡说年轻人有时由于过度疲劳会造成内分泌紊乱,出现暂时性的小便失禁现象。大家都认为小毛是为了照顾连里的老母猪生崽儿,连续几天几夜没怎么合眼,累得尿了床。小毛只好承认…一班长领着战士小熊来找他的被子,原来,这被子是小熊的,他把小毛的收走了。上边不是尿迹,是茶水。

  小姜因为在操作间里吃零食,影响了饭菜卫生,被一班长告到连里。炊事班召开班务会,大家约定共同监督小姜不许他吃零食,不料,小姜用计将大家各个击破,大家不但不监视他,反而偷偷替他买零食。洪班苦上加苦思冥想拿岀一招,决定以毒攻毒,小姜想吃什么给他买什么直到他吃腻为止,结果小姜吃坏肚子,引来了连长…连长一通启发,大家有了办法…

  文书家里出了事,心情不好,正好炊事班需要帮厨,主动到炊事班来,想用不停地劳动冲淡烦恼。炊事班的同志知道他家的情况后,偷偷地给他家里寄钱。什么活也不让他干,帮他洗衣服,洗袜子,打洗脚水……文书感动之余,实在受不了这过份的关怀,他说自己不需要同情。大家像平时一样,很自然地与他交往,文书心情好多了,家里的事解决了,文书也要离开炊事班了,他依依不舍。

  连队要盖在棚,让大周负责。大周领着“顾问”二妹子忙活了好几天,提出一个惊人的计划:不盖大棚。洪班长差点气晕了,大周提出要盖就盖简易大棚。连领导也批评了大周,大周的坚持已见,据理力争,他和二妹子经过仔细计算,提出了更有力的论据,连领导表扬了大周敢于坚持真理的精神,让大家都帮大周拣砖头去…

  文书是业余通讯员,为写不出稿子烦恼。他找到大周,采访大周为留部队与兰兰拖后腿行为做“斗争”的事迹,大周脱口说出“宁要小三轮,不要心上人”。文书文章发表了,小胡对大周不满,说大周“肥水流了外人田”。在全班人的逼迫下,大周又说出“宁要部队菜篮子,不要家里菜园子。”两篇报道发表后,电视台又来采访,大周成了新闻人物对象,兰兰看了电视后找大周算账,大周体会到了当“名人”的苦恼。

  新兵王战伟入伍前,当过推销员。要搞检查卫生了,他专门到炊事班来攀亲,认胖洪为表外甥,胖洪不知怎么回事打电话问自己的父亲,父亲说,还真有这么回事,胖洪也就认下了这门亲戚。

  王战伟就以上级检查卫生全班洗漱用具要统一为名向他们推销牙具。后来大家才知道是胖洪“表舅”搞的鬼,没想到老高还吃了回扣。当然,他们认识到了错误,主动交出了赚的钱,并且认识到,军人不能经商。

  场站又要搞文艺汇演了,炊事班的小伙子们跃跃欲试,认为这会又是稳操胜券了。因为,上次的文艺汇演,他们的诗朗诵《班长的腰》受到了上下一致好评,成了他们的品牌保留节目。在老高的带领下,他们集体编写了诗朗诵《老高的腿》。连长、指导员审查节目,一看这个节目就火了,说他们墨守陈规,不求进取,偷懒儿。还批评评委对艺术不负责任。好在一班长和帅胡的天津快板救了场。

  卖菜的老林欠大周五元钱想还他,可一掏兜没有,就拿出五块钱的彩票抵了五元现金。老高希望彩票中奖,就花了五块钱把大周的彩票买下了。大家又担心万一得了奖老林反悔,大家又围绕这彩票得了奖归谁的问题展开了讨论。通过学习法律知识,终于有了答案。彩票转让给谁,谁就有支配权。

  小毛替大周出去买菜被菜霸二奎欺服,受了伤。大周发誓要替小毛讨回公道,听说二奎的亲戚是派出所副所长,当天就把二奎放了。大周变得沉默寡言,默默地磨刀。大家怕大周惹事,纷纷教育大周要遵纪守法,洪班长下令藏好班里的菜刀,擀面杖及能成为凶器的东西,小姜报告说大周和其它班的战友密谋后,拿着铁锹走了。洪班长吓了,向连里汇报并亲自找,结果没找到,正着急时,派出所的所长带着大周回来了……

  老乡小吴来找小毛,遇上一班长和小毛争吵。小吴打抱不平,把一班长训了一通,一班长反应过来后把小吴训一通。小吴为报复一班长,把一班长给岳父买的酒换成了水。一班长用那酒招待岳父,岳父喝了一肚子水很不高兴,一班长赖小毛把他的酒换成了水。小毛为了老乡小吴只好自己背黑锅。洪班长吓唬小毛这是“侵权”,小毛出说了真相,误会解除了,一班长向小毛道了歉。可小毛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,因为……

  小毛的老乡小周是个热心人,总爱张罗老乡一起吃饭,小毛因钱花光了,四处躲藏。好在他最近迷上了特种兵,躲藏的功夫十分了得,可以说神出鬼没。

  小周找不到小毛,便把小毛最好的老乡小吴找来。小吴、小周、小毛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同学,小毛不好意思直接回绝他们。经过大家的帮助,小毛终于走出了第一步,他不再躲藏了,直接回绝了老乡。老乡们不理他了,小毛很烦恼。有一天,小周、小吴又来了----

  小姜因背不下菜谱,影响了班里业务考核成绩。大家为了帮助他想出各种办法。大周罚小姜练战术,小毛罚小姜练俯卧撑,老高罚小姜跑五公里。结果,菜谱还是背不下来。小胡说应该用心理疗法,增加小姜自信心,让小姜大喊:“我行,我能行!”效果还真不错。文书来通知说菜谱不用背了,场站要组织炊事班系列的军事比武,结果,小姜获个人总分等一。大家感叹,背菜谱训出个军事比武冠军,线、荣誉面前

  炊事班年终总结评比,就一个优秀士兵的名额。在荣誉面前,由于班长谦让,小毛被班里提名为优秀士兵,报到连里。

  会后,小毛担心班长对他有看法,为了讨好班长,他给班长买了个电子笔记本,却受到了班长的批评。小毛不知如何是好,工作中老走神儿,后来,班长找小毛谈心揭开了疙瘩。连里肯定了炊事班的工作,给炊事班集体嘉奖,小毛当上了优秀士兵。

  要过年了,炊事班长胖洪得知自己要调到机关食堂。他正想着怎样和班里同志过最后一个春节,小胡拿回一个DV摄像机提醒了他。他组织全班同志拍DV,全班同志各显神通。小胡要拍飞行员的一天,老高要拍自己学雷锋,小毛和大周拍买菜,小姜拍教你一招。结果摄影师洪班长技术太差,眼睛“闪光”,拍出的东西笑线、DV摄影(下)

  小姜的创意提醒了洪班长,他“嫖窃”了别人的创意,组织全班拍“教你一招”,要求大家创新。大周一心要教人种美洲的仙人掌;小毛牵了两头奶牛,要教大家养奶牛;小姜要教大家淹“外国咸菜”,结果受到连长批评。大家重新统一了认识,要拍部队实用的东西。就在大家满怀信心,重新投入拍摄……

  洪班长告诉大家,年终卫生评比,采用不事先通知,抽查的办法。要大家警惕“闲杂人等”,特别是卫生队的人。卫生队女卫生员,小姚和小张来炊事班办事,想 “偷”两个西红柿吃。被洪班长当成检查卫生的,小姚和小张硬着头皮检查卫生,在洪班长的抽屉里发现了“袜子”。为了不让他俩扣分,老高吓,胖洪哄,折腾半天,脸面丢尽,才知道人家不是检查卫生的……

  小毛崇拜一个和自己一样个头的笑星,正巧,文书来报信,说那笑星今天要来参加慰问演出。小毛很激动,但一想自己值班,就哄小姜和自己换了班。小毛准备好了鲜花,文书又来报信说慰问团明天来,小毛又收买小胡,跟小胡换了班,结果文书又来报个最准确的消息,慰问团后天来,小毛傻眼了,小毛值班只好,结果,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……

  连队过年,张灯结彩。正准备回家结婚的大周闷闷不乐,对象兰兰单方面推迟婚期,要两年后结婚。兰兰来了,大周坚决不见,大家七嘴八舌说兰兰,被指导员制止,并把兰兰和大周单独叫走了。班里的同志见大周闷闷不乐,便把餐厅布置成了“酒吧”,让大周和兰兰好好谈谈。指导员来了,说大周和兰兰经过讨价还价,各让一年,问题解决了,大家才知道大周和兰兰还在“演戏”,全都冲向大周……

  卫生队排节目缺男同志,苏护士和卫生员小姚、小张来到炊事班请人……小姜的妈妈办了个“拥军红娘婚介所”,到部队来为兵服务。炊事班的人因帮卫生队排节目,自己的节目演砸了,洪班长很伤心,告诉大家自己要走了,建议大家好好开个联欢会,有家属、有嘉宾,有战友……联欢会上,魏副站长告诉洪班长,不用去机关食堂了,并送给他们一面锦旗“优秀炊事班”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msmosites.com/houqinwenshu/468.html